草莓和兔子

看置顶 我谢谢您

【羡澄】黛青山 04

设定:

宗主澄穿越回到与小魏初遇,为力挽狂澜合纵连横抵抗温家顺便养熊孩子

小屁孩澄掉落观音庙,被大魏捡回莲花坞相依为命

大小组合是亲情向,大大组合是爱情向

————————

       金凌陪魏无羡一路把懵懂的小江澄带回莲花坞后,急匆匆回了兰陵金家。
  金光瑶刚死,金氏因为金光瑶的所作所为,在仙门百家中的地位已然岌岌可危,他不得不早早回去主持大局。
  原本若是江澄还在,定然会强势地为自己撑起一片天地,让他能够顺顺利利地将金家握在手里。
  可江澄不见了,他只能一夜长大。
  孤家寡人大抵算是他们舅甥俩的宿命吧,金凌有些苦中作乐地想——那么既然舅舅可以做到的,他一样也可以。
  魏无羡担心金凌被为难,代江澄发了一道贺信,表达了对金凌继任兰陵金氏家主的支持。
        之后姑苏蓝氏、清河聂氏相继表示了对金凌的照拂关切之意,蓝思追和蓝景仪还亲自跑了一趟兰陵。
  金凌还算和平地成为比当年的江澄还要年轻的家主。
  只是这样一来,金凌便很难有空闲的时间云梦了。
  魏无羡只能一个人搜肠刮肚地应付小江澄有关“爹娘和阿姐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诸如此类的问题——他和金凌谁都不敢告诉小江澄真相。
  怎么说得出口,当被那孩子用湿润而澄净的瞳仁望着……
  刚到莲花坞,他就被缠着他要爹娘的小阿澄难住了。
        谁能舍得跟他说出真相呢?
        当你对着这样一双明亮而信赖的眼睛。
        鬼使神差地,金凌灵光一闪,编了个江家夫妇腾云驾雾去白玉京给重病老人摘仙桃延年益寿的劣质床头故事,漏洞百出地解释了为什么莲花坞里没有他的阿爹阿娘阿姐。
  魏无羡被迫加入骗子的行列,一边心力交瘁地修补金凌在上一个话本中过于放飞而留下的漏洞,一边又编造了个云梦大小姐江厌离路见不平帮兰陵某金姓捕头寻踪断案的新话本。
  一大一小两个败家玩意儿唾沫星子横飞,眉飞色舞地编了一套又一套,总算让小孩接受了爹娘阿姐不在家是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设定,红着小脸在魏无羡臂弯里打瞌睡。
  魏无羡抱着小孩去休息,金凌在当夜悄然离开云梦。
  他们本以为,暂时瞒过孩子,总能等到将原先的人换回来的那一天——因而只有七八岁的江澄没有必要提前遭受那份江澄已经受过的苦楚。
  谁也没想到,第二天夜里就出了事。
……
  噩梦惊醒的小阿澄四处寻找魏无羡的房间,无意中误入了江家祠堂。
  江家三口的牌位赫然摆在前排,明晃晃的烛光下清晰可辨。
  小孩如遭雷劈,揉着眼睛的手颓然垂下,紧捏在两侧,指甲狠狠嵌进柔嫩的手心。
  一滴滴鲜红的血从雪白的指缝流下,滴在地板上。
  他整整站了一夜。
  第二天魏无羡醒来,去江澄的房间没见到人,慌忙找门人来寻,将偌大的莲花坞翻了个底朝天,终于想起一个绝不可能的地方。
  魏无羡跌跌撞撞地迈进祠堂,在阴森森的供桌前看见了呆立的小江澄。
  “阿澄……”魏无羡蹲下身子,小心翼翼地将小孩抱进怀里。
  小孩浑身僵硬,直挺挺竖在魏无羡怀里,玉雪一般光润的脸蛋只余下一片煞白,黑黝黝的眸子直勾勾盯着父母的牌位。
  触手的皮肤透骨冰寒,黏腻的冷汗贴着被打湿的亵衣。
  “阿澄,乖,松手……”
  魏无羡看到江澄紧攥的拳头,以及指缝里干涸的血渍,心脏像是被泡进了又酸又苦的水里,不知如何是好地将小孩硬邦邦的拳头攥进手心,又拍又哄地轻唤江澄的乳名。
  江澄小小的身子蓦地抖动两下,无神的眼睛迟缓地转了转,咕噜一下,滚出一颗豆大的泪珠。
  他苍白的小嘴张了张,发出几声夹杂着痰声的短粗气音。单薄的小胸膛急劇起伏,四肢抖如筛糠地痉挛颤抖着,无声地在魏无羡怀里失去意识。
  “阿澄!”魏无羡大惊失色,被门客扶了一下才摇晃着抱着小孩站起来,颤声道,“江湮,去请大夫!快!”
  ……
  江澄发起了高烧,牙关咬得死紧,侍女们煎好的药完全喂不进去。
  魏无羡狠狠心,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掰开小孩紧紧咬合的下颌骨,将酸苦的药汁强行灌了进去。
  小孩浑身都在细微地抽搐,冷汗一层盖过一层去,黏腻而冰冷。
  魏无羡用热帕子擦拭小孩白皙娇嫩的皮肤,再用冷帕子敷在滚烫的额上,折腾了一整天,小孩的情况才稳定下来。
  小孩迷迷糊糊在睡梦里哭,一幅天塌地陷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想起那个在莲花坞被毁后哭着问他要爹娘的少年。
  当年的江澄很快地振作了起来,小小年纪咬着牙忍着痛重建莲花坞,并在在一次又一次痛失亲人的磨难里越发坚韧,犹如历久弥坚的晶石美玉,散发着令他不敢直视的夺目光彩。
  可他与眼前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同呢?
  相依为命的日子里,他何尝没有在半夜惊醒,听到不远处那模糊的隐忍而悲凉的哭泣。
  怎么就舍得放开他的手,毅然决然地将背影留给他了呢?
  魏无羡苦涩地闭上眼睛——将泪意锁进眼底。
  阿澄!阿澄!
  你在哪里?
  你还会回来吗?
  魏无羡拾起手边的陈情。
  他曾经形影不离的灵器,在自己化作游魂飘荡在人世间的十几年里,一直被江澄保养得很好。
  不见一丝龟裂与划痕,鲜红的笛坠也是今年新换的。
  他用如此珍惜的态度保管着自己的佩剑和灵器,带着伪装成冷漠的狂喜迫不及待地想带他回家。
  可心中有愧的自己只看到了他的恨——或者说被愧疚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狼狈灵魂压根不会去细想,这个被他间接害得家破人亡、孤苦无依的男人,竟然是想念自己的。
  何德何能?
  何其有愧!
  魏无羡用拳头抵住心口,愈发无法忍受心脏处被愧疚撕扯的绞痛。
  阿澄!
  缓缓的,黑暗在眼前拉下厚重的帷幕,一整天都水米未进的魏无羡精疲力尽地伏在小江澄床头,半昏半睡地失去了意识。
  ……
  ……
  “师伯,醒醒!”魏无羡昏沉了许久,在神思昏聩中,被一阵惶恐而焦急的声音强行唤醒。
  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江澄的额头,手伸出去却扑了个空。
  他猛地一抖,直起腰朝榻间望去:除了一堆凌乱的被褥,空空如也。
  “阿澄呢?!”魏无羡无法置信地问。
  门人纷纷垂下头。
  “多找几个人,仔仔细细地找!”江湮愣了片刻,慌张地使唤门人出去。
  魏无羡抓住湿津津的被褥,手指缓缓收紧——他不在莲花坞,他跑了——魏无羡心急如焚地意识到。
  十几年来江澄所默默忍受的一切痛苦撕裂与忧心忡忡,那些孤独寂寞的深夜与寝食难安的白昼,终于也原原本本落到了魏无羡身上。
  tbc

【all曦】玉碎 07

真的蛮虐的,且be,雷者一定慎入呀

攻方阵营有大中小温,金光瑶和蓝二哥哥,蛋是有些朋友比较柏拉图啦没吃成

怂怂地跑开(இωஇ )

花径不曾缘客扫

随时可能会番車,这个情况下能看到的都是缘分,看咱们缘分够不够深吧 (✘_✘)

 

【双水】系统让我渣了仇人 22

快穿 位面

很虐,每个位面都以目标人物死亡为固定结局

但最终结局肯定是he请组织放心!

一个老黑穿越各个位面刷好感度虐水哥虐到自己翻车的故事

新的位面开启啦~点我点我⌗´͈ ᵕ `͈⌗꒱৩

【羡澄】黛青山 03

设定:

宗主澄穿越回到与小魏初遇,为力挽狂澜合纵连横抵抗温家顺便养熊孩子

小屁孩澄掉落观音庙,被大魏捡回莲花坞相依为命

大小组合是亲情向,大大组合是爱情向

————————

月朗星稀的夜晚,澄澈的月光如水银一般铺满波光粼粼的湖面。

浓淡相宜的荷花在夜风的吹拂下袅娜生姿,清幽的荷香浸染了绣着精巧荷花纹样的紫色薄纱裙摆。

虞紫鸢端了一碗冒着香气的热汤,穿过山石嶙峋的曲折回廊。

“枫眠……”推开门,望见夫君沉默的背影,虞紫鸢轻叹一声,将汤碗轻轻搁在床边的圆桌上,纤细的手指搭在江枫眠的肩头。

温润如玉的男子面目略显疲惫,顺势靠在妻子的身上。

虞紫鸢因为夫君突如其来的示弱有一片刻的手足无措,搁在往常定是因为羞恼而推开他的。

而这一次,口是心非的虞夫人犹豫良久,最终还是软化了下来,轻柔地将身心憔悴的夫君揽进怀里。

年轻的夫妻,明明不久之前还在为了故人之子与亲子之间的小小冲突而闹着别扭,现在却已经顾不得这些无关痛痒的琐事了。

这个傍晚,小小的江澄跑出莲花坞,代替他回来的却是个满目苍凉的成年男子——眉目间依稀可见江氏夫妇的风姿,可江澄那样的年纪为何有着如此阅尽苦楚沧桑后的孤独萧瑟——这是为人父母的本能,让江氏夫妇心底莫名地仓皇不安。

江澄的哭声让他们心悸难言。

即使如二人猜测的那般——作为父母的他们在江澄尚且年幼时便会早早离世,可偌大的云梦,人才济济的江家氏族,其它长辈亲友聚在,师兄弟温和相宜,又何至于让幼时活泼好强的儿子变成如此这般垂垂老朽的模样。

未等心底的疑问说出口,就见双目含泪的江澄脸上的血色如潮水一般退去,像只断了线的风筝,面如金纸地向后倒去。

江枫眠在他摔到地上之前将人接在怀里,这才发现,看起来行动如常的青年内里竟然早已是强弩之末。

撇开身上仍在流血不止的伤口不说,本该浑厚充沛的灵力不知为何变得十分凌乱而涣散,毫无章法地在筋脉里乱窜。

失去意识的江澄靠在江枫眠怀里,眼睛紧闭,冷汗一层一层从额角滑落。

齿关紧咬着不肯放松,却仍然忍不住在意识昏沉后泄露出隐忍而痛苦的呜咽之声。

江枫眠心里一痛,即使在已经陷入昏迷,这个孩子依然在强行克制忍耐。

长大了的江澄终究是没有长成江枫眠所期待的模样,不那么潇洒,不那么恣意,不那么明朗快活。

他与虞紫鸢多年来积累的矛盾,有五成来自于对江澄所抱有的期待上——虞紫鸢希望他成为一个家主,而自己只想让他做一个孩子。

可是在本心里,身为父母的他们都是希望江澄好的。

安稳、顺遂、妥帖。

纵然在自己努力后这个好强自律的孩子仍旧不能放开襟怀,即使未来的他天资平庸愚钝如芸芸众生,可绵延百年的云梦江氏仍然能够护佑他无灾无难地平安一生。

可他的眉头紧蹙着,似乎十几年都没有真正地舒展过。

在失去父母庇护后,竟是云梦江氏也不复存在了吗?

江枫眠暗自心惊。

那么他们的孩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又经历过多少失望?才会变得不敢再对任何人有所期待,甚至连在梦里都不敢稍稍松懈面具一般的冷硬与体面?

浑厚绵延的灵力如流水般灌注进他的体内,疏导着紊乱的灵气回归到本来该有的走向。

令人牙齿发酸的颤抖终于在江澄身上停止——江枫眠收回手,发现虞紫鸢正面露诧异地望着自己。

“枫眠?”虞紫鸢怔忪地伸出手,“你怎么了?”

江枫眠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脸色究竟是什么模样,大抵阴沉难看得很,可他实在太疲惫,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三娘。”江枫眠将昏厥在怀里的江澄打横抱起,对虞紫鸢涩然道,“我先送阿澄回房间。时候不早,孩子们都饿了,让厨房准备些好克化的吃食,阿澄醒了多少得吃一点。”

虞紫鸢点点头,用手指拢了拢鬓边散乱的头发,掏出掖在怀里的丝帕擦了擦眼角,转身去了厨房。

等她张罗着让江厌离带着饿肚子的魏婴在厨房吃饭,自己则端了一碗莲藕排骨径自去了江澄房里。

“三娘。”江枫眠在虞紫鸢身上传来地清幽荷香中凝聚心神,握着虞紫鸢的手,让她与自己一起坐在江澄床边。

江澄昏睡了一个时辰才强撑着睁开眼。

江家夫妇坐在床边,正用温柔的目光无声地望着他。

“你们不要担心,魏婴会照顾好他。”江澄揪住被褥,沉默良久,突然抬起头对他俩说。

江枫眠与虞紫鸢恍然,这个“他”,应该指的是不见了的小江澄。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他互换,也不知道这样荒唐的错误何时会被修正,”江澄木然道,“我会想办法把他还给你们……”

……

半个时辰后,江家夫妇默默无言地相携离开江澄的房间。

江澄的话带给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让他们不得不好好咀嚼消化。

江澄独坐在床头,望向窗外清圆的明月。

“哥哥……”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门缝里传来。

魏婴被江厌离带着洗干净脏兮兮的小脸,换了一套云梦的家袍,偷偷从自己的房间溜出来,战战兢兢地站在门口,嗫嚅道,“我可以进来吗?”

江澄凝视着局促地小小人儿,良久,沉默着点点头。

小家伙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快步走到自己床前。

路过圆桌时,看到还在冒着热气的莲藕排骨汤,魏婴犹豫了一瞬,端起碗捧到江澄面前。

“哥哥,汤还热着,你要喝吗?”

江澄抿着嘴唇,黑沉沉的眸子望着他,没有回答。

魏婴见他没有拒绝,大着胆子用汤匙舀了一勺清澈的汤水,抵在江澄唇边。

江澄下意识地张开嘴,醇厚清香的肉汤裹着令人舒适的温度,滚进喉咙,渗进肠胃肺腑。

“好喝吗?”魏婴见江澄眉目舒展了些许,像是松了一口气,怯生生的神色从脸上褪去了一些。

江澄点点头。

“哥哥……”魏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肉眼可见地犹豫了老长时间,终于大着胆子说明了来意。

“阿澄去哪里了?”瘦骨嶙峋的小孩浅浅的眸光压根掩饰不住心里的担忧和惶惑,忍着惧意对二十多年后的江澄发问,“他那么小,现在一定很害怕。哥哥,我们能不能去救他?”

江澄冰封的心在孩子明亮如昼的眼睛里缓缓地融化了一角。

他抬起手,轻缓而温柔地摩挲着魏婴枯黄暗淡的头发。

“不要担心,我会把他还给你。”他怀着对幼年的自己微妙的艳羡,酸涩地张开苍白的唇瓣,未曾发觉自己嗓音中悲伤的震颤,“把一切还给他。”

……

……

那夜之后,云梦江氏突然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江家独子江澄不知所踪,却多了一位自称“江晚吟”的江家旁支。

他很少出现在江氏族人的视野里,总是悄无声息地离开,然后带着一身伤痕回来。

魏婴被江家收入门下,先于江家独子成为云梦首徒,天资卓著,小小年纪便初露仙门骄子的气魄峥嵘。

而在无人知晓的夜晚,旁人眼里老成持重的云梦首徒,总会在众人都睡下之后,溜到云梦的码头,遥遥望向那个紫袍的男子离去的江流。

一个月前的清谈会后,姑苏蓝氏和清河聂氏的族长带着家里的子弟秘而不宣地来到云梦。

长辈们的密谈自然是瞒着家里小辈的,可之所以带着族中子弟,未尝不是暗存着让小辈们早日亲近结交的心思。

魏婴回忆起当时的场面,百无聊赖地将石子抛向河中,惊起晚憩在芦苇丛中的一滩鸥鹭。

清河聂氏带了个一问三不知的傻小子,姑苏蓝氏则是一对容貌及其相似的兄弟。

大的倒是风姿卓越、温柔知礼,小的则一径绷着一张艳若桃李的小脸,半天没个笑模样,跟他那一身犹如披麻戴孝的家袍十分地相得益彰。

然而大的那个毫不介意弟弟的孤僻冷淡,嘘寒问暖、体贴入微,浑如这世间只有他们这么一双亲密无间的兄弟似的。

我也有弟弟……

魏婴不服气地回忆起那张佯装凶狠的白糯小脸。

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身在何方,过得好不好,想家不曾?

等他回来,自己一定好好宠着他由着他,做个比那个蓝大公子更好的兄长。

魏婴的思绪渐渐飘远……

哗啦哗啦,木桨划开水面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魏婴情不自禁地面露喜色,这个时辰,难不成是晚吟哥哥回来了?

他从河堤上咕噜一下爬起来,伸长了脖子往黑漆漆的乌篷船里张望。

一个面容英武的男人划动船桨,徐徐靠近河岸。

登的一声,船体与河岸撞击一下,男子回身,从船舱里抱出一个人来。

仰在那人臂弯里的男子脸色苍白如雪,睫羽浓眉纤长、婉转修眉斜斜入鬓,鸦黑的发丝迤逦而落。

精致的喉骨因为后仰而露出脆弱的轮廓,一线鲜艳的血红从枯槁的唇角滑落,刺得魏婴心里发慌。

“晚吟哥哥!”魏婴跌跌撞撞地扑上前去。

tbc

【all曦】玉碎 06

真的蛮虐的,且be,雷者一定慎入呀

攻方阵营有大中小温,金光瑶和蓝二哥哥,蛋是有些朋友比较柏拉图啦没吃成

怂怂地跑开(இωஇ )

内容见评论

随时可能会番車,这个情况下能看到的都是缘分,看咱们缘分够不够深吧 (✘_✘)


【双水】系统让我渣了仇人 21

快穿 位面 

很虐,每个位面都以目标人物死亡为固定结局

但最终结局肯定是he请组织放心!

一个老黑穿越各个位面刷好感度虐水哥虐到自己翻车的故事

正文见评论꒰⌗´͈ ᵕ `͈⌗꒱৩

虐且ooc,看不下去的朋友真的不要勉强自己⑧(╥╯﹏╰╥)ง~


【羡澄】黛青山 02

设定:

宗主澄穿越回到与小魏初遇,为力挽狂澜合纵连横抵抗温家顺便养熊孩子

小屁孩澄掉落观音庙,被大魏捡回莲花坞相依为命

大小组合是亲情向,大大组合是爱情向

————————

       “你欠我们江家多少?我不该恨你吗?我不能恨你吗?!凭什么现在我好像反而还对不起你了?!凭什么我非要觉得这么多年来我他妈就像个丑角?!我是什么东西?我就活该被你的光辉灿烂照耀得睁不开眼睛吗?!我不该恨你吗?!”

  魏无羡闭着眼,江澄的怒斥声在小小的观音庙里余音不绝,从四面八方传入颅中。

  他歉然地叹了一口气,感到身边的蓝忘机猛地站起身来,怕他真的伤到江澄,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蓝忘机的胳膊。

  然而,原本激愤的蓝忘机身体剧烈地震动一下,鬼使神差地突然平静下来。

  与此同时,嘈杂的观音庙竟也变得格外安静,是不分敌我、人人都屏息凝神的那种安静。

  他猛地睁开眼,立刻明白了众人噤若寒蝉的缘由——形容狼狈的金凌身后,俊美的男子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不及金陵腰高的小娃娃。

  胖嘟嘟白嫩嫩的脸蛋上嵌着一双水汪汪的杏仁眼,翘起的鼻尖沾了一层不知从哪蹭来的灰,正怯生生地从金凌身后探出半个脑袋来。

  魏无羡脑中嗡地一声——是江澄。

  在座的人一时间也许想不到这一层,但魏无羡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孩子。

  在他很小的时候,被江叔叔带回云梦时,江澄就只有这么大。

一模一样的色厉内荏、一模一样的强做镇定、一模一样的粉雕玉琢。

  没等他反应过来,被吓着了的小孩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强撑着打量了一圈四周,终于抵不住心底的害怕和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甚至连金光瑶与金家门人都没有反应过来,魏无羡飞扑过去,把幼小脆弱的一团小孩搂进怀里。

  一切声音都从魏无羡耳中远离,后来的时间里,魏无羡一直都浑浑噩噩。

  周围的嘈杂似乎与他再也没了干系,诡诈狡猾如金光瑶、暴戾混沌如聂明玦、心思诡谲如聂怀桑、怅然若失如蓝曦臣、果断风行如蓝忘机,他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嬉笑怒骂,最后将半生的爱恨情仇消散在风雨大作的深夜里,却仿佛跟他们都隔了雾蒙蒙的一层……

  依偎在他身边似乎一直在焦急地不停说着话的金凌,以及怀里那具颤抖的、温热的小小身子。

  在这片云波诡谲、瞬息万变的战场上,他们似乎成了一座安静而封闭的孤岛,与其他任何人都无法产生真实的连接。

  怀里的孩子在哭着寻他的爹娘……

  全然不知,他惶恐索求着的双亲,早已化作十多年前的一抔黄土,再也不能给他依靠和安宁。

  他要去哪里为他寻来他的爹娘……

  魏无羡抖着手拍哄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孩童,脑海里翻腾着一片混沌的云海。

  他欠那个俊美桀骜的男人良多,似乎是还不清了,便索性厚着脸皮躲开他,逃得远远地,以祈求内心短暂的安宁。

  可当江澄莫名其妙变成了幼年的样子,弱小而无助地用细瘦的胳膊挽住他的脖颈时,他却再也不能昧着良心与真心逃避了。

        他不是坚不可摧、油烟不进,似乎永远都无法与他和解的江宗主,而是懵懂的、无助的、是他发誓护持一生的弟弟。

  江澄将自己小小的身子埋进魏无羡怀里,甚至连金凌的怀抱都尖叫着躲开。

他自然不认识金凌。

  对年幼的他而言,眼前这些在他长大后与他的人生都有这千丝万缕的所有人,都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除了这个方才扑过来抱住自己的男人。

他不认识他。

  然而他的怀抱是暖的,他的气息是无害的,他的目光时善意的。

         小江澄本能地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因此在他怀中愈发委屈起来。

  “我要找我爹娘……”小孩抽泣道,“我要回家……”

  “阿澄乖……”魏无羡口不择言道,“我带你去找爹娘……”

  他将小孩困在怀里,用手掌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到血肉横飞的死亡,也不让他看到自己流满眼泪的脸。

  直到一切嘈杂远离了荒僻的观音庙,魏无羡才在金凌迭声地呼唤中,缓慢地回过神来。

  小江澄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了。

  蓝忘机站在庙门口,深沉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魏无羡动了动嘴唇,最后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是对着蓝忘机无声地摇了摇头。

  蓝忘机黝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痛楚,再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莫要再等我了……”魏无羡在他走出几步后轻声道。

  蓝忘机的背影顿了顿,不远处,低垂着头恍恍惚惚往前走的蓝曦臣修长的身影几不可察地晃了晃。

  蓝忘机疾步上前,将兄长摇摇欲坠的身体扶稳,揽着他走远了,终究是没有回头。

  “魏……你……含光……咱们……”金凌望了望渐渐走远的蓝氏兄弟,又望向怀里扁着嘴抽噎着入睡的小江澄,对魏无羡欲言又止地结巴起来。

  “一起回云梦。”魏无羡转过头,对金凌道,“走吧。”

  我曾真心地期待过与你的未来,可终究有些债逃不了。

我欠江澄地,又何止恩义?

  他看不得江澄痛苦的脸,于是在他啼血一般的怒骂声中时闭上眼睛不忍睁开。

        怎么能想到这竟是最后一眼。

  这个孩子从何而来,受了内伤的他又去了哪里?

  魏无羡忧心忡忡,却毫无头绪。

  “怎么办?”金凌跟在他身后安静了一路,终于在将要抵达云梦的时候,趁着江澄与仙子玩耍,偷偷问魏无羡,“外祖父和外祖母已经……我们该怎么对小舅舅说?”

  魏无羡凝视小江澄因为与小狗玩闹而兴奋地红扑扑的小脸,心中的愧疚又更深了一层。

  从小孩的只言片语里,他知道他来自江叔叔将幼时的自己带回云梦的那一天。

  在这一天,小小的江澄因为自己的畏惧失去了朝夕相伴的爱犬。

  而在那之后,他的一生都会活在因自己的存在而造就的失去中……

  直到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

  “如兰,让仙子到马车上陪阿澄吧。”魏无羡哑声道。

  金凌诧异地望着魏无羡:“那你怎么办?”

  魏无羡没有作声,深邃的目光落在幼童淡紫色的短打家袍上,温柔地绽开一个微笑。

  在你回来之前,阿澄,我会好好照顾他,给他许多许多的爱,比他需要的还要多。

  若是我偿还了所有的亏欠,你是不是,就愿意回来了?

  tbc

【双水】系统让我渣了仇人 20

快穿 位面 

很虐,每个位面都以目标人物死亡为固定结局

但最终结局肯定是he请组织放心!

一个老黑穿越各个位面刷好感度虐水哥虐到自己翻车的故事

正文见评论꒰⌗´͈ ᵕ `͈⌗꒱৩

已经预警过虐了,看不下去的朋友真的不要勉强自己⑧(╥╯﹏╰╥)ง~

【all曦】玉碎 05

真的蛮虐的,且be,雷者一定慎入呀

攻方阵营有大中小温,金光瑶和蓝二哥哥,蛋是有些朋友比较柏拉图啦没吃成

怂怂地跑开(இωஇ )

内容见评论

你们的草莓回来啦,其他文也会陆续慢慢更哒


【羡澄】黛青山 01

设定:

宗主澄穿越回到与小魏初遇,为力挽狂澜合纵连横抵抗温家顺便养熊孩子

小屁孩澄掉落观音庙,被大魏捡回莲花坞相依为命

大小组合是亲情向,大大组合是爱情向

  ————————

  月明星稀,晓风清朗。

  江澄沉默地走在河堤边的树林里,夕阳的余晖早已被肃穆静默的山脉所吞没。

  头顶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啜泣声,江澄有些无奈地啧了一声,纵身一跃,掠上枝头。

  被风吹得吱呀作响的树枝上,瘦弱的孩童抱着膝盖,将脸埋进腿弯里,凸起的脊背在隐忍的哽咽声中正在细微地战栗着。

  江澄面色有些复杂,似怀念又似怨恨,盯着孩童头上一小撮微微翘起的头发愣怔片刻,突然觉得,哽在喉中几十年难以下咽的一口气就这样随着微凉的夜风飘散在了月光下斑驳的树影里。

  “魏婴。”江澄深吸一口气,轻声道。

  孩童兀自哭泣,全然没有察觉身畔突然多了个人,被吓得一哆嗦,一失足跌下树去。

  “啊!”孩童瞳孔微缩,有些绝望地捂住眼睛,他自小流落在外,比谁都清楚从这样高的树枝上跌下去会摔得多痛……

  可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他被一双宽厚的臂膀搂进怀里,打着旋稳稳落在地上。

  魏婴僵硬地藏在那人的怀里,过了好一会儿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怯生生地睁开眼睛。

  入注目的是一张俊美而桀骜的脸。

  这张脸有些像和善温柔的江叔叔,又有半分像极了不久前那个相貌美艳,但对他出言刻薄严厉的虞夫人。

  江澄见怀里的小家伙用又欲亲近、又有所畏惧的眼神偷偷打量着自己。

  心中有些恼怒,又忍不住心酸。

  天知道,明明前一刻他还在观音庙与魏无羡据理力争。下一刻他眼前一黑,不明不白地回到了一切都未曾发生的那一天自己。

  这一天在少年时自己的回忆是十分意难平的一天,在后来漫长的岁月里,却成了所剩不多的柔馨回忆。

  父亲外出多日归家,抱回一个比自己大上一两岁的孩童,称是自己故友的遗孤,想要将它养在膝下。

  江澄下意识地雀跃于有了新的玩伴,却因为父亲将他抱在怀里而觉得别扭和黯然。

  打从记事起,江澄就没有受到过父亲这样的对待,这个不知从哪儿来的,孩童却心安理得从父亲的臂弯里跳下来,用有些讨好的眼神望着自己。

  他生了些小脾气,扭过头去,躲开他友善的眼神。

  自个儿还在别扭着,自来熟的菲菲和茉莉却已经欢欣雀跃的扑了上去。

  后面的记忆有些混乱,依稀是魏婴被两只小犬吓破了胆,猴子一样沿着父亲的腿一路蹿到他的怀里,脸色苍白的瑟瑟发抖,竟是怕极了的样子。

  父亲见他如此畏惧,不由分说地送走了自己的爱犬。年幼的他如晴天霹雳一般哭闹个不停,而母亲更是勃然大怒,与父亲狠狠地吵了一架。

  他跑到荷塘边哭,对前来安慰自己的魏婴口出恶言,而被吓坏了的魏婴逃命似的跑出了莲花坞。

  心有不安的自己见他天黑还未回来,出来寻他。不料一个从树上摔下来崴了脚,一个掉进坑里摔痛了腿。灰溜溜的两个小屁孩被出来寻人的姐姐一前一后捡回去,一人塞了一碗莲藕排骨汤,从此化干戈为玉帛……

  “哥哥……”衣襟被一双脏兮兮的小手悄悄攥住,也许是见他并没有出口斥责,小孩将他当做了江氏弟子,有些羞怯,“你是来找我的吗?”

  江澄望了一眼他受伤被粗糙的树皮划伤枯瘦的手指,没有做声。

  魏无羡以为江澄的沉默就是默认,又见他似乎是不愿多说的样子,于是闭上了嘴,忐忑地缩回他的怀里。

  迎面,穿着紫色齐胸襦裙的少女款款而来。

  姐姐……

  江澄心底升起一股战栗——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母亲、父亲、姐姐、师兄弟们、莲花坞……所有他痛失的一切,都还在……

  ……

  江厌离有些疑惑地望着怀抱魏婴的男子——魏婴可能认不出,可她作为宗主千金,自然认得出这个俊美的男子穿的是江家宗主的家袍。

  而这张泪流满面的脸,简直是长大后的阿澄……

  “阿婴,你可曾看到阿澄了?”江厌离猛回过神来,急切地问道。

  魏婴忆起傍晚那个凶巴巴的小男孩,似是有所畏惧,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也有些担忧道:“不……不曾见到……”

  跟着也有些急了,翘起坐在江澄臂弯里的小屁股,四处张望。

  江大宗主方才不由自主地在还是幼童的魏婴和姐姐面前落下泪来,正兀自抹不开脸,见两人急得团团转,涩然开口道:“回去吧,我知道他在哪里。”

  江厌离半信半疑,这人来历委实古怪,可她一见到他,就不受控制地相信了他的话……

  江澄伸出手,攥住少女纤细的手腕,怀里抱着瘦得小猫似的孩童,目光如水沉沉望向灯火通明的莲花坞。

  莲花坞高耸的牌匾之下,一个身穿紫色莲花袍的身影长身玉立。

  “阿离,找到阿澄和阿婴了?”江枫眠迎上几步,望了一眼江澄的脸,突然怔住。

  “阿离,你带阿婴去休息,”江枫眠声音有轻微地颤抖,江厌离和魏婴听不出来,江澄却听得分明,心中有些诧异。

  “可是阿澄还未找到……”江厌离着急地踮起脚对父亲说,“这位公子说他知道阿澄在哪里。”

  “别担心,爹知道阿澄在哪里,”江枫眠死死盯住江澄的脸,柔声道,“阿离,你去请你娘来书房一趟,就说我有要事相商。”

  当那个明艳到有些凛冽的妇人推门走进书房时,江澄以为自己定然不会再哭了。

  可她只短暂地愣了片刻,便如江枫眠一般,认出了自己的儿子。

  “兔崽子,你闯了什么祸变成这幅德性?!”

  虞紫鸢先是有些惊惶,然而惊惶未散便勃然大怒,误以为儿子乱动了什么了不得的灵器,紫电一扬,电光哔啵作响。

  江枫眠还未来得及出手阻拦,便见夫人突然愣住——只见青年眼眶一红,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啪……”一枚与紫电一模一样的指环从青年指间滑落,咕噜咕噜滚到虞紫鸢脚下……

  “母亲……父亲……”

  青年的年纪与他二人差不了多少,却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个中的委屈与酸楚,为人父母如何分辨不出?

  tbc